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流云传】(1~3)作者:nestorlee
【流云传】(1~3)作者:nestorlee
字数:7000
 
  流云城最有名的悦来客栈里,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三层楼的大厅里面挤满三 教九流,各式人等。台下坐的满满当当,掌柜的满脸堆笑指挥着小二招呼客人。 
  台上一位说书的老翁,手舞足蹈,吐沫横飞,说得津津有味。
 
  此翁名唤百事通,最是能釐清江湖脉络,说明武林故事的一位能人。不知何 处打听来的消息,凡出他口之事,没有不准的!所以,每逢此翁上台讲演,必是 羣贤毕至,少长咸集。
 
  「今天小老儿要给诸位说的这位大英雄,那可了不得。不仅是在本朝,便是 上溯千年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她是武林四大派慈航殿的慈航女侠,也是我朝第一 名将安西都督虎威将军的妻子,一品诰命夫人,更是当朝太师,国之樑栋独孤太 师之么女。」老翁顿了一下,「最重要的她便是二十五年前拯救天下苍生的女观 音,活菩萨!」
 
  说到此处,台下众人尽皆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等待老翁说出名字。
 
  「複姓独孤,名讳上伽下罗」老翁双目突然放光,神采奕奕道「脂粉堆里的 女丈夫,巾帼帐中的真英雄。慈航女侠,白衣观音独孤伽罗是也!」
 
  闻得此处,众皆欣然。
 
  流云城乃是东土大明国西北边塞第一大城,故而台下众人,有老有少,华夷 混杂,但毫无例外,都曾听过白衣观音,独孤娘娘的传说。然毕竟时隔二十五年, 当年之事众人多是道听途说,枝枝节节,并不完全,今天如能有幸一闻,实乃幸 事!
 
  「二十五年前,西域魔教祭血教凭藉魔教邪功,旁门左道,召唤异术,横行 武林,荼毒苍生,正派当中无人可敌,幸得独孤娘娘心念苍生,身具甚深般若, 发下慈悲宏愿,独闯虎穴,以无上妙法战胜魔教教主大魔头欧阳凤。」
 
  众人听到「欧阳凤」的名字,俱是一懔。想起二十几年前的种种耸人听闻的 故事。
 
  偏此时,一个手拿宝剑,衣着华丽的纨绔公子嚷道,「想那祭血教有何能耐, 就能横行武林?小爷就偏不信,倒真想早生二十来年,好叫这些邪教妖人知道小 爷的手段!」
 
  「呵呵,小娃儿不知深浅。须知此处流云城外五十里的翠云山,踪灭岭便是 当年祭血教总坛之所在。别看你是四大派点苍派的传人,白天说出这样的话,夜 里照样便要横屍街头了!」
 
  年轻剑客大吃一惊,「你怎知我是点苍派的?」
 
  「老朽混迹江湖五十余载,连你手中之剑是点苍派的镇派之宝夔龙剑都看不 出来就当真是白混了。」
 
  众人一听,原来这个衣着华服少年便是点苍派的传人,顿时热闹了起来。有 上去套近乎的,有的则是对於他打断百事通的话表示不满。虽然有不少人前来溜 鬚拍马,但毕竟被百事通如此一说,脸面上下不来,雪白的俊脸涮的红了。 
  百事通也不理会,继续说道:「要说这祭血教,便要从西域番邦的国教十字 教说起,十字教本是教人向善,博爱世人的良善宗教,法器乃是纯银所制的十字 架,还有经传教士加持过得圣水,除魔卫道无往不利!可是总有不肖之辈,心术 不正,传教士中有一些人背叛了信仰,和遭人唾弃的炼金术士一道,沉溺於害人 害己的暗黑邪法,经过无数邪派人士的失败与尝试,终於让他们中翘楚,德古拉 伯爵发明了世上最邪恶的邪法——嗜血永生术。关於这门邪法,十分神祕,老朽 也并不多知,只知欧阳凤乃是德古拉的养子,由德古拉抚养成人,而其生父又是 我天朝武林人士,於是他长大成人之后,便将这邪恶的魔教带回我朝,建立了祭 血教,可以说祭血教其实便是邪恶十字教在中土的分支流派。」
 
  「这祭血教主欧阳凤精通西域邪法,又身负中土武学,更钻研修真妖法。当 真是亘古第一大魔头!麾下左右副教主,日月风雷四大护法,五行堂主,三十二 香主,七十二头领,教徒数万,并无数凶狠残暴的魔界妖兽,聚众山野,声势无 两。」说到此处,撇了一眼点苍派的少年公子。
 
  点苍少年这才吓得一身冷汗,想自己点苍一派,自开山祖师苍羽秀士寿无疆 开始,开宗立派已逾百年,至今门下弟子不过数百,江湖四大派中最弱的一个。 
  如何能和那魔教抗衡。但是,自小娇生惯养的习气使然,是个死要面子,绝 不认错的主儿。被老翁这么一看,恼羞成怒便要动手。及时被身后一个面色阴沉 的男子按住,回头一看,看清来人,只得无奈的忍了下去。
 
  「不过,终究邪不能胜正!那祭血教纵是厉害,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 是最强之处亦是最弱之处。只要灭了魔头欧阳凤,祭血教自然土崩瓦解。可是除 掉欧阳凤谈何容易?幸而,天佑大明。慈航殿的女侠,大明国的白莲,万民敬仰 的活菩萨,白衣观音独孤娘娘,率少林,武当,慈航,点苍为首的武林同道,以 海会之能,参天地之奥义,使无上妙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於打败魔头。这 才有了我们如今的和平与安宁。」这一段,老头说得可谓是声情并茂,慷慨激昂, 一气呵成。
 
  「尔后与虎威将军戚继光结缘,做了这流云城镇守将军的夫人,如今伉俪情 深,生活美满,育有一女,出落的清纯可人,不亚其母当年。独孤娘娘因有感早 年杀孽太重,现已带发修行,吃斋念佛了。终日与青灯古佛为伴了。」
 
  「百事通前辈,你给我们这么囫囵的说了一遭,勾得我们心痒痒,再给我们 往细了说说吧。独孤娘娘是怎么打败欧阳凤这个大魔头的。」不知台下是谁,这 么喊了一句。
 
  「这个容易」百事通瞇起了本就不大的眼睛,笑道:「只是得另加钱,纔能 说的。」
 
  顿时台下嘘声一片,百事通也混不在意,老神在在,吃定了有人乐意当冤大 头的。
 
  人羣中一个缁衣青年,也发出不屑的哼声。只见此人二十多岁年纪,浓眉大 眼,炯炯有神,太阳穴高高隆起,一双手臂异常粗壮,皮下的经脉仿佛筷子一般 粗细,更兼虎背熊腰,威猛魁梧,远远望去好似一座倒立的铁塔一般。一看就是 一个身手不俗练家子。
 
  正此时,青年忽然发现楼梯转角向自己走来一个人,中等身材,面貌忠厚, 一脸正派。
 
  青年知道,自己要等的人来了,也赶紧朝他走去,两人擦身而过之后,手里 便多了一张纸条。也不停顿,径直地走出客栈。找至无人角落,看过内容立刻销 毁。
 
  悦来客栈所在的章台街,乃是流云城最繁华的一条街,其繁华程度,比之神 都上京的王井路亦毫不逊色。全大理石铺成的路面,十分平坦。道路宽阔,即使 有十辆马车并行也丝毫没有问题。章台街南北走向,这一带,东边多是像悦来客 栈一样的茶馆食寮。西边则是女人紮堆的地方。有衣裳店,彙集海内外最潮流的 时新衣物。有睡美人牌内衣馆,各式性感内衣,成人情趣内衣一应俱全,什么女 仆装,女王装,护士装,女捕快装,应有尽有。也有芳雅牌胭脂水粉,奶儿香牌 的香水等等。最让男人流连忘返的自然是百花楼,拢翠阁,群芳苑这些风流塚, 销金窟,不一而足,其中最大,最有名的就是漱芳斋。青年正在琢磨是该直接回 去还是到西边去潇洒一番的时候,忽然听到过往的路人说道「听说今天晚上,漱 芳斋有还珠格格的cosplay,很诱惑哦……」
 
  听到「诱惑」这个字眼,青年心中第一个想到竟然是一张女人的脸,一张妩 媚极了的成熟女人的脸,一张只敢自己偷偷想想的女人的脸。想起了这个女人交 代自己办的事情,千万不敢怠慢。
 
  於是疾步向城中最大的女性衣物专卖店红杏馆行去。红杏馆也就是近两年来 新开的一家店面,能够迅速的崛起,佔领巨大的市场份额,得益於两大特色产品。 
  丝袜和高跟鞋。
 
  不是没有人想要模仿,但是无论再怎么模仿,红杏馆制造的丝袜和高跟鞋始 终都是最好的,款式也好,质量也好,用材也好都是一流上乘的。自然价格也就 不会便宜,能到这里消费的女性非富即贵,甚至有京城的贵族夫人,都会拜託别 人来此代购,因为全国仅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女人们都以拥有一双红杏牌的 高跟鞋和丝袜而为理想。
 
  青年站在红杏馆的门前,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此处,但是每一次看到这 个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性感丝袜和亮瞎人眼的华丽高跟鞋的三层小楼时,他依然很 震撼。
 
  这次交代来买的是黑色过膝袜和超细跟高防水台黑色绒面高跟鞋。
 
  用料和工艺都无可挑剔,自然价格也是贵的惊人,足够城中普通人家的半年 口粮。这两样都是在三楼的精品间购买的,打包好后,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下 楼时无意发现悦来客栈里面的点苍派年轻华服公子正和导购的侍女搭讪,举止轻 佻。旁边一个脸色阴沉的男子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不禁一哂,便走出了店外。 
  「呃?还珠格格cosplay是什么玩意儿?老是在翠云山里面待着,都 不知道这里的最新动向了,真是不该,要不我去见识见识?」青年心中想起了之 前路人所谈的话题,产生了疑惑。为了追求真相,解除心中疑惑,双脚不自觉的 就向漱芳斋走去。
 
  夜幕降临之后的章台街格外的热闹,各个店家的灯光和官府铺设的长明灯将 章台街照的灯火辉煌。此时正直盛夏,擡头可以看见满天的繁星,环顾四周则可 以欣赏各种衣着清凉的美女,在各家店铺之间穿梭流连。光是看着这些白花花的 大腿,青年就觉得争取到这次出来的机会是值得的。
 
  行至漱芳斋,看到门前的告示牌写道「门票三两,不包含任何附加费用」 
  「肏,比老子做强盗的还能挣钱,给夫人买丝袜和鞋子也纔六两银子。别的 不干光进去就要三两银子。」看着门前站着的两个龟公,一副猥琐摸样,贼眉鼠 眼的样子,心想「就你们这些软脚虾,真动起手来,大爷一脚一个。可惜老子有 任务在身,不能闹事,真他妈的,老子明明名叫胡闹,为什么不能胡闹!干!」 
  经过内心的一番挣紮,在看到又有几个白花花的美腿女子进去之后,再也难 以抑制内心对於真相的渴求,把攒下来的三两银子拿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大步迈 了进去。
 
  「大爷,你请问你是要自助还是要提供套餐?」大厅内的迎宾小姐立刻满面 春风,殷勤的迎上来。
 
  漱芳斋这个地方之所以能够成为流云城第一等的买春所在,就在於不仅经营 传统业务,自己提供姑娘供男人们消费,更提供一个平台,让素人和自由职业者, 只要是自愿的前提下,亦可以来此卖春,只要收取一定的手续费。流云城地处边 塞,是天朝与西域番邦之间的唯一通道,往来人员十分混杂,多有番邦外族,或 金发碧眼,肤如白雪或卷发白牙,身黑如炭。然彼皆不识礼教之徒,更有甚者, 竟将蛮荒未开化之习俗带入城中,天长日久,渐与天朝文化杂糅,遂成了今日流 云城迥异於天朝内地的道德观念。
 
  平日里良家少妇或是常驻街头的风尘女子只要夜幕降临,都可以来此场所, 或一遣因官人无用而在胸中郁积的欲火,或迫於生计来此做些皮肉交易,或是纯 粹追求刺激想要爽爽,各种原因的女人都可以在这里满足自己的需求。
 
  胡闹是来看还珠格格的,并没有想好是要自助还是套餐,不过想想还是漱芳 斋官方提供的安全方面会比较有保证,不容易得病。所以挠了挠头之后,羞涩地 从嘴里挤出「套餐」两个字。
 
  再往前走,终於进入了里间大堂。
 
  大堂正中有一个大舞台,台上二男二女在台上表演真人性爱livesho w。「尔康,你知不知道我好心痛,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不用力一点的话,我会 更心痛。
 
  我真的好心痛好心痛,再用力一点,啊,尔康大力啊……「被压在身下的女 子大声喊道。
 
  「看来这个就是紫薇了」胡闹心里想到,「只是面相老了点,屁股倒是够大。 
  肏起来应该很爽。「
 
  不料压在上面的男子却道「容嬷嬷,你的骚逼真紧……」同时大力抓着女子 胸前两只略有下垂的大奶咆哮道:「啊,我要射了,射了……」
 
  吓得胡闹虎躯一震,心中大骇「妈的,我以为我就够胡闹了,没想到你们比 我还能胡闹,爷给跪了!」
 
  另一对男女也喊道,「皇后娘娘,奴才伺候的怎么样?」
 
  「小桌子,把舌头再伸进去一点,打咩,咿呀,一哭……」
 
  胡闹擦了擦脑门的汗,吐槽道「尼玛,皇后竟然会说倭语,有点意思。不过 老子是来看还珠格格小燕子的,不是来看老女人的,fuck!」
 
  「fuck」这个词还是在打劫一位番邦富商,强奸他情人的时候学会的。 胡闹在流云城外的翠云山迷津岭工作,职位是翠云山,白虎寨的小头目。因为膂 力惊人,弓马娴熟,善於攀爬,故而专司情报收集和刺杀工作,当然也因为业务 原因还要经常扮演寨主夫人的御用採购一职。因为翠云山是流云城通往西域番邦 的主要通路,所以来往的豪商富贾有很多。平日里因为工作需要,所以和番邦人 士多有交流,渐渐也掌握了番语。相比之下,台下似乎精彩多了。有身着黑白相 间的女仆装的女仆往来穿梭提供服务,有衣着暴露,敞胸露臀的卖肉女子勾引猎 物,还有面色通红,无限娇羞的良家素人。
 
  「大爷,您身材真是太高大了,步伐雄健,走的太快,奴婢紧赶慢赶终於追 上您了。」
 
  一个身着一步裙的圆脸女子,毫无节操的抖着胸前的大波,面含桃花的疾速 走来。
 
  「哦,是这样么?还真的不好意思啊。」胡闹满怀歉意的挠了挠后脑勺。 
  「请千万不要这样说,这是我们的不是。请这边请,我带您去套餐区。」 
  说着,导航妹子扭着水蛇腰,妖娆地在前面引路。胡闹低头,两只眼睛死死 的盯着妹子被一步裙紧紧地包裹的圆鼓鼓,紧绷绷的大屁股,不自觉的把手伸了 上去,但是突然又觉得很不道德,忙把手收了回来。
 
  可是就在这时,经过一个座位时,一旁坐着的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毫不犹豫 伸爪在妹子的肉臀上抓了一把。
 
  妹子回头娇羞的看了尖嘴猴腮一下,无限风情的叫了一句「咿呀,雅蠛蝶」 
  尖嘴猴腮开心的笑了起来,把刚刚抓过女孩屁股的手放在鼻前闻了闻,然后 又放在裆上蹭了蹭。
 
  胡闹震惊了。「我肏,我这个强盗当的真给强盗丢人,怕个毛啊!」於是终 於再一次鼓起勇气,伸出来咸猪爪向那颤巍巍的肉臀伸了过去。
 
  没想到妹子突然转身,摆出手势说道「大爷就是这里了,请玩的开……」话 还没说完就突然停住了,原来胡闹的手直接由下而上,从正面伸进妹子的裙里, 中指感觉到一条缝。这个意想不到的突破,让胡闹不知所措,原本只准备抓臀的, 没想到变成了袭阴。还是妹子经验丰富,就势扑倒了胡闹胸前,用两团软软的 「凶器」,来回磨蹭。
 
  胡闹的鸡巴立刻充血勃起,胡闹一把搂住妹子,死命地在妹子颈间吸气,闻 着妹子的发香,也不管周围有没有更好的货色了,直接抱着妹子就要去开房。 
  「快说,哪个房间是空的?」
 
  「天字五号房。」
 
  胡闹,二话不说,扛起妹子就朝天子五号房奔去。
 
  妹子心里暗喜道,天子五号房最低消费十五两,百分之五的业务提成,再加 上消费的话,哈哈,今天晚上赚到了……
 
  五分钟后,当胡闹脱掉衣裤,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弹出驴鞭一样的大鸡巴 时,妹子才真的知道自己赚到了。
 
  天子五号房之所以能成为漱芳斋的天子五号房自然不是白给的。先不说那个 睡五个人都足富裕的大床。就是周围的器械就很给力,各种性爱器械一应俱全。 
  甚至还有室内游泳池。
 
  不过胡闹是个急性子,不爱那些玩意,直接用鸡巴捅骚逼才是他最喜欢的。 
  所以,他现在已经把龟头扶到了肉缝前,准备捅进去。
 
  妹子还是害怕不够润滑,毕竟时间仓促,没有准备,所以主动爬起来要给胡 闹口交。
 
  「大爷,让奴婢先用小嘴给你唆两口吧。」
 
  「唆你妹,等不及了,先肏逼再说。」还没说完,就把黑驴鞭似的大屌整个 插了进去。
 
  「啊!痛死了,快拔出来,快……痛……」
 
  「少他妈给爷装蒜,爷可不上你的当,春宵一刻值千金,老子可是付了钱的 可不能亏了。」说着探出两只蒲扇似的大手用力揉搓这一双大奶子。
 
  「真他妈的软,哦,骚逼,真紧」胡闹向前伏下身子,腹部加速抽动。
 
  「干你妈,干你妈……」感觉到妹子的阴道阵阵抽搐,越缩越紧。胡闹也越 来越兴奋。突然擡头发现丢在牀上一角的盒子,里面装着的正是要给寨主夫人的 丝袜和高跟鞋。想起了寨主夫人那张让他鸡巴膨胀,心跳加速的妩媚娇颜。於是 更加激动,把身下之人想像成那个碰都不敢碰的女人,使出吃奶的劲用力的肏干。 
  妹子的一对大奶被撞击的晃得晃眼。两只水嫩嫩的桃花眼,噙满泪水,右手 下意识的遮住小嘴。
 
  「噫,你怎么哭了。」张嘴去吻妹子的时候,发现了妹子眼角的泪水。低头 一看,自己的鸡巴都红了。
 
  「你今天亲戚串门啊,想赚钱也要注意健康啊,这个时候就不要出来卖了嘛!」 
  「去你妈的,老娘是被你肏出血了,屄给你肏烂了。」妹子忍不住,一骂了 出来,立刻又后悔了,做她们这一行的得有职业道德,不能和客人顶嘴,更不能 辱骂客人,其实平时更过分的事情,她都遭遇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胡闹 这个很欠的表情,就是很想骂他。
 
  胡闹先是一愣,也不介意,然后恬不知耻地坏笑道「哈哈,你个烂骚逼,给 大爷肏烂了的烂骚逼」越说越有劲,下身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被这么一骂,再加上渐渐适应了体内的灼热的巨物,妹子也开始体会性爱的 美好。
 
  「你的鸡巴真热,烫的我好舒服。」妹子来回摇晃着被顶的一冲一冲的头说 道。
 
  「那还用你说,被老子干过的女人没有不给好评的。」
 
  「再得瑟,我就给你差评!」
 
  「小骚货,反了你,看不干死你,叫你给差评!」
 
  「我就是给差评,有本事你就干死我,要不然就是给差评!」
 
  胡闹觉得现在的姿势不能完全发挥自身的优势,果断的拔出了鸡巴准备换个 姿势。
 
  「怂蛋,别把鸡巴抽出来,插我啊,插我啊!」
 
  「骚货,急什么,看大爷换个姿势,干爆你的骚穴!」
 
  「翻个身,屁股撅高。」
 
  妹子顺从的翻了身,趴在床上,小腹下垫起了枕头,立刻撅起肥满的大屁股。 
  胡闹看着饱满的大骚逼,穴口沾满了淫水,黑洞洞的肉缝,红嫩嫩的肉,看 的胡闹鸡巴又是一跳,赶紧握住鸡巴头,朝肉穴捣了进去。疾速抽插起来,看着 肉臀被撞击的产生了层层肉波,胡闹并不满足,伸出双手到妹子胸前,捉住大白 兔用力的揉捏。
 
  胡闹撞击的速度之快让妹子「啊啊啊啊」叫个不停。手上用力揉捏之狠,甚 至差点就挤出了奶水。终於感觉差不多了,精关一松,射出了浓烫的精液。 
[ 本帖最后由 万水千山总是情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林子口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